今天2022年 11月 14日 星期一,欢迎光临本站 珠海国昇侦探公司

小三调查

珠海侦探社“前夫尸骨未寒,她决定出国改嫁”

文字:[大][中][小] 2022-11-08    浏览次数:    

珠海侦探社“前夫尸骨未寒,她决定出国改嫁”俞墨出国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拜祭她的前夫江适远。江适远葬在郊外,开车差不多一个小时,弯弯绕绕,要穿行好几段山路。不是节假日,墓园子里一个人没有,一片萧瑟清冷,在深秋午后略显阴森诡异。倒不失为倾吐心事的好地方。“敬你啊,你生前藏的酒,我替你喝了。”她举起杯,对着空气碰了碰,一饮而尽。53°的高粱酒,火辣辣地呛喉,她直到现在也想不通,这玩意有什么好喝的,为什么江适远生前这么着迷,动不动就喝得酩酊大醉,甚至不惜为此跟她争吵。江适远这个人嘛,心眼子倒不坏,就是自私,惜命惜力半点不为家庭考虑的自私。贪玩,一周七天至少有五天在外面喝酒。三十老几的人了,穿一身花不溜丢的潮牌,跟十几二十的小年轻混一起,哪热闹往哪挤,唱歌蹦迪喝酒玩色子,无欢不作。

家务事半点不沾,出门靠朋友,在家靠老婆,老婆跑了还有旱涝保收拿退休金的爹妈。仅是家中独子,还是老来得子,双层叠buff注定他娇生惯养的一生,二老恨不得手心捧着嘴里含着,自然而然养成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性子。当初这门婚事,俞爸俞妈就坚决不同意。好巧不巧,刚坐下不久,俞墨家的金鱼缸爆了,玻璃炸了一地,水流得满屋子都是,地上还躺着几条垂死挣扎的金鱼,一片狼藉。俞妈在厨房弄饭,俞爸去买盐了。俞墨说:“江适远你帮个忙,把玻璃片扫一扫。”江适远两眼一瞥,没动身,过了老久才说:“你去呗,我怕扎伤手。”俞墨心想,你怕扎伤,我就不怕扎伤吗?可毕竟当着父母亲的面,怕影响老人家对江适远的看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免节外生枝,默不作声拿起扫把收拾起来。
换了别的男人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江适远完全没这个压力,这就是他从小到大理所当然的生存方式,什么事都有别人包干,他只要坐着就行。俞墨去阳台拿拖把时,俞妈妈把她叫住了:“这玻璃多锋利啊,小江也不知道搭把手?”俞墨讪笑,支支吾吾地解释道:“他在家就这样,不太会做家务。”现在想想,俞墨那时候是真的很爱很爱江适远吧。可俞妈妈不年轻了,仅凭那一面,她就认定这小伙子绝非良配。事实的确不出所料。结婚几年,余墨流过的眼泪,比从前二十几年加起来还多。江适远什么都不管,张嘴吃饭,伸手要钱,钱花完了就找爹妈要,没皮又没脸,连一个男人最基本的羞耻心都没有。衣服要穿时髦的,鞋子要买限量款,iPhone每到上新就换一台,花呗白条借了一大堆,爹妈费尽力气给安排的工作,别人挤破头都进不去,他倒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升职完全无望。细较起来,倒也不单单是恋爱脑。
俞墨嫁给江适远,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心室闭合不完全。这病吧,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至少目前还没到影响生活的地步,真恶化了,也可以通过手术修复。怪就怪俞父俞母爱女心切,打小开始,时时在孩子面前念叨着这病。从小就为此自卑不已,到了青春期更是心虚谨慎,早在江适远之前交过两个男朋友,还没确定关系,就早早地跟对方透了底。对方当然说不介意,俞墨却总隐隐不信。虽然最后分手跟这事没啥关系,可俞墨觉得有关系啊,自卑者都擅长瞎琢磨,不管两件事多风马牛不相及,总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力,把它们强行拽到一起,绕到自己痛处来。总之,因为这些弯弯绕绕,俞墨对待两性关系自卑极了。江适远那万事随缘、得过且过、没头没脑的性格,于这事上歪打正着拯救了她。俞墨说:“我身体不好。”江适远说:“没事,男性平均寿命比女性短,搞不好我先死了。”俞墨说:“万一恶化了,连孩子都不能要的。”
珠海侦探社江适远说:“要那玩意干嘛,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呢!”俞墨说:“现在这么说,过几年就后悔了。”

江适远说:“放心吧,我永远不变。”如今再看这几句话,桩桩件件,江适远倒真没撒谎,他的确先她而去,他也的确没打算要孩子,他甚至压根没有变过,至死都是少年时不懂事的心性。因为打小知道自己有病,打小听父母念叨怕她以后不能生育,她就对生孩子这事有种离奇的执念,越怕什么越想什么,恨不得立马延续基因,在有朝一日病情恶化之前,赶紧把生命传承下去。这种小女儿心事,当然不能指望没心没肺的江适远能感同身受。就像他说那样,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要个孩子来干嘛?为这事俩人也吵。俞墨说:“你就不能成全我做母亲的心愿吗?”江适远说:“那你就不能成全我不想做父亲的心愿吗?”俞墨说:“你现在不想做,以后想做了,就还有得选,可我是没得选的。”江适远说:“怎么没得选,现在明星不都去冻卵吗?你也去啊。”话说到这里就到头了,一生没怎么说过脏话的俞墨,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江适远,你混蛋。”她永远不会忘记,当年江适远捧着花单膝跪地跟她求婚时,内心涌过怎样澎湃的爱慕和感激。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礼拜六。他约她去长隆玩。过山车、跳楼机、大摆锤、海盗船轮番玩遍,嗓子叫哑了,心跳加速了,胃里搅得七荤八素的时候,他突然从人偶身后掏出鲜花和戒指,跪地道:“墨墨,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你,你的温柔,你的善良,你的美丽,你的自律,你的脆弱,你的每一个样子我都喜欢。”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请相信我,这些都不能成为阻止我走向你的理由,如果以后没有孩子,我们就是彼此的孩子……”墨墨,嫁给我,好吗你永远不能指望公公婆婆能真正心疼儿媳。他们的心疼,最多只限于儿子儿媳在统一战线时。一旦儿子和儿媳闹翻,那么,不必追究任何前因后果,他们心里的指南针,一定只偏向自己儿子。江父江母怎么都想不明白,老江家有哪一分对不起她俞墨了?为什么非得闹上法庭,闹到离婚?闹到彼此颜面尽失、不可开交?俞墨在调解庭上言行激愤,时间地点人物桩桩件件数落,江适远如何丢下高烧39℃的她独自外出饮酒;如何留着阻塞两天的马桶等她出差回来通;如何在她表达想要孩子意愿时,厚颜无耻说出“那不如你找别人生吧,反正我不介意那一年七夕,她亲手操持了一桌子菜,连平日里最头疼的松桂鱼都不厌其烦,一点点把鱼骨剔了,把鱼肉片了,照着网上的方法,调了一碗甜酸酱。汤汤水水两小时,忙得满头大汗才消停。他就在客厅坐着,先是玩了几局游戏,而后看了一把球赛,注意力相当集中,从未斜视过客厅以外的地方。球进了,喝彩,球跑了,拍腿。待到美食出锅一切就绪,他接了通电话。朋友约喝酒了。他想都没想,甚至不带一丝愧疚,拿上手机钥匙就准备出门。吃饭了呀。”
你吃吧,我有局了。”有局你不早说?
珠海侦探社早也不知道啊!”他丝毫没意识到其中的不妥,不就吃个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这剩菜可以留着,明天中午吃不挺好吗?为什么妻子会勃然大怒,竟为这点小事摔了碗碟?就这么点破事,翻来覆去,折磨着两个当事人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