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2年 12月 03日 星期六,欢迎光临本站 珠海国昇侦探公司

行业动态

珠海侦探取证调查【丈夫惯性出轨】一到天黑我

文字:[大][中][小] 2022-03-19    浏览次数:    
珠海侦探取证调查【丈夫惯性出轨】一到天黑我就发抖零三年非典爆发的时候,我家没有卷入病疫当中,可是却迎来了我父母最凶猛的争吵。因为我爸连续几天下班都半夜回家,而且带着一身的酒味,沉默了很久的母亲,终于在零三年夏天的夜晚爆发了,那天我爸刚喝的恶臭冲天的打开门,我妈手里抓着木板凳砸向了迎面走进来的,我爸的脑袋。

当场我爸就倒了下去,头上血流不止,我在一旁放声尖叫的哭喊,并没有唤醒我疯狂的母亲,反而是让倒下去的父亲晃悠悠的站起来,顶着满头的鲜血,一把扯住我妈枯黄了的长发,嘴里骂着我妈神经病,疯女人的一些粗俗不堪的话从我斯文爸爸的嘴里吐出来,他一边骂着,还一边抽我妈的耳光。
 我妈也完全陷入了疯狂,她尖锐的指甲在我爸脸上抓出一道道血痕,我妈拳打脚踢,在慌乱间摸到了旁边放着的花瓶,看也不看的就向我爸正扯着我妈头发的右手臂砸了过去,我当时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扑向我爸,背对着我妈挡在了我爸面前。花瓶啪的一声砸在了我的后背和头上,我整个人被砸懵了,花瓶的随便撕裂了皮肤,我感觉到有液体从我头顶一直往下流的时候我不知道被我爸还是我妈猛的一推,又撞到了一旁的柜子上,我浑身无力的躺在一边,张着嘴想要我爸妈不要打了,可是他们沉浸在争吵当中,没有一个人理我。如果那天不是我哥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浑身是血的我,迅速将我背去医院,我可能就因为流血过多,死在了那个夜晚。我头上那道缝了五针的划痕,并没有让我爸妈就此休停,反而加剧了整个家庭的矛盾,我爸妈的争吵越来越多,
他们打架,最严重的时候我妈甚至拿起了菜刀朝我爸挥舞,吓得我爸迅速跑出了家门,也是那个夜晚我和我哥,看见我妈在客厅用头拼命的撞着家里的墙壁,哭着念叨着问我爸去哪里了。咚咚咚的声音,是我脑袋里面挥之不去的噩梦。当时我看到墙上出现的血迹,吓懵了的我和我哥,冲过去抱住我妈,让她不要死。她停止了撞墙的动作,抱着我和我哥大哭,那天晚上我是如此庆幸我留下了我的妈妈,同时那天也是我噩梦的开始。我妈从那天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每天都会守在电话边,定时的在下班的时候给我爸打电话,我爸如果接了电话还好可要是我爸不接,我就会成为我妈的出气筒,她会抄起旁边任何可以打人的东西,往我身上砸说我是我爸的帮凶,任由我爸在外面胡天花地。旁边没有东西的时候,我妈会用她的手掐我,揪我,拧着我的耳朵,骂我是不是也觉得她是个神经病,浑身上下都是被我妈掐的青紫即便我对我妈叫着我错了我不敢了都无济于事,她要打的时候不管我说什么祈求的话都不会停下来。
 有时候运气好起来,我哥刚好放学回家的话,会抱着我小小的身体,替我挨打。日复一日的被打,我哥和我身上的伤好了又添,不断地重复,直到有一天,我妈回娘家了,我爸半夜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听到声音的我和我哥都爬起来躲在自己房间门缝里偷看。看到我爸浑身上下光溜溜的被那个漂亮女人用绳子绑成奇怪的模样,在客厅的沙发上,被那个漂亮的女人用鞭子啪啪啪的抽着,而我爸拼命的叫喊着,他的脸也是通红通红的,我准备冲出去阻止那个女人打我爸的时候,我哥抱住我,并且捂住了我的嘴,不让我出去。我哥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我们的妈妈没有去外婆家,而是躲在了厨房,和我们一样,在门缝里面看着我爸和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年幼的我一头雾水,不知道我哥为什么阻止我去救我爸爸,也不明白为什么妈妈没有回去还说回去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爸的叫喊声是一种欢愉,他沉浸在被那个年轻漂亮女人的抽打中,才知道我妈故意让我爸以为她不在家而带女人回来。
 我哥死死的捂着我的嘴,没有让我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而躲在厨房的妈妈,也没有出来阻止那个女人抽打我爸。这件事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没有被家里的任何人提起,甚至连我妈都不再和我爸歇斯底里的争吵了,就好像我们的家真正变得和睦起来了一样。直到零三年腊月二十八那天的早上,我爸浑身赤果,像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那样,被绳子绑成奇怪的样子,唯一的不同是我爸现在浑身都是鲜血。我爸身上全都是伤口,大小不一,或深或浅,还有浑身没有一片完好的地方,都是一片血肉模糊,在一片鲜红的卧室的角落里坐着我妈我妈手里拿着菜刀脸上身上全都是溅染的鲜血,完全痴傻了一样一个人喃喃自语,然后又阴恻恻的笑起来,就像一个可怕的巫婆。我站在门口发现这些,瞪大眼睛尖叫哭喊,被我哥拉着让我不要进去的时候惊醒了我妈,我妈她举着菜刀一步步朝我们走过来嘴里并且说着,让我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我哥反应很快,一把抱起尖叫哭着的我,冲出了家门,在寒冷的雪天,我被我哥抱着跑在雪地里面,冻的发抖,因为我妈疯狂的举动,让我们不敢回家,缩在公园里面抱在一起取暖,后来夜里被巡逻的警察发现,他们把我们送回家的时候,发现了我爸爸的惨死,就抓走了我妈,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
 我外公外婆年老,而且精神上也不太好的缘故,姨妈他们把我和我哥当做累赘,并不肯收留我们,珠海侦探取证调查没有其他亲人的我和我哥,在零四年的第一天,被送进了本市的一所孤儿院。那一年,我九岁,我哥十四岁,我们在孤儿院里面相依为命。孤儿院很大,有很多老师,男的女的都对我们很好,给我和我哥住的地方,给我们饭吃,还有温暖厚实的衣服,也不会像我妈那样打我和我哥。可是我们当天进去的时候,孤儿院的老师却要把我和我哥分开,他们说我是女孩子,我哥是男孩子,所以我们不能够住在一起。我哭的很凶,死死的抓着我哥的衣服不肯离开我哥,那个时候院长阿姨出现在我们面前,她很温柔,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不让我和我哥在一起,而是专门给了我哥和我一个房间,让我们两兄妹继续住在一起。
因为这份差别对待,让孤儿院里面的其他小孩都排斥我,不和我玩,还用石头砸我骂我哥不要脸,说我哥和院长阿姨睡觉了,院长阿姨才对我们这么好。我不相信他们说的,就和他们打架,我一个人将说我哥坏话和院长阿姨坏话的那个男孩子按在地上打他,后来是那群小孩子找来老师才将我拉开,我披头散发的狠狠瞪着那个男孩子,老师让我道歉我也死活不肯。那个时候,我哥也过来了,看到那个男孩子身上全部是我抓的痕迹以后,一直保护着我的哥哥,走到我面前啪的一声,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我一巴掌。我不明白我哥为什么要打我,明明是那个人先侮辱我哥的,我在帮我哥出头,可是我哥却打了我。每次我妈打完我们以后,她就会倒下睡觉,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还会大骂我哥为什么要欺负我,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打人
只不过这一次是专程打我哥,就算我哭着喊着说我哥没有欺负我,我妈都是完全听不见一样,她完全不记得我们身上的伤都是她造成的。哥哥打我这一巴掌很重,我捂着自己的脸,难过的瞪了我哥一眼,骂他是坏哥哥以后就跑回了房间,即便我哥在后面叫我,我也没有理会。趴在床上,我躲在被子里面哭着,过了很久,我听见脚步声从门口传来。这个房间本身就只有我哥和我,我噘着嘴将被子裹的更紧了,心中暗暗告诉自己,就算这次我哥说什么好话我也不会轻易原谅他,谁让他打我的!我感觉到有力道在拉扯我的被子,我哥以前从来不会这样拉我的被子,就像之前我哥从来不会打我的,这样一想我更加的难过了,爸爸死了,妈妈也不见了,现在连我哥哥都不喜欢我了,如此一想我将被子裹的更紧在里面放声哭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我哥的声音,他几乎是过吼道。老师!你在做什么!本来还在哭的我,也就戛然而止了哭泣,在我哥一声吼了以后,我听到重重的脚步声朝我这边跑过来,我有些莫名其妙,哥哥不是在床边拉我的被子吗?为什么又从外面跑进来了?我弄不明白,就小心翼翼的从被子里面钻出来,刚爬出来就看到孤儿院里面教我们算数的王老师正坐在床边,他的手拉着我的被子。不是我哥!就在我爬出来的时候,我对上了王老师的眼睛,他在笑,是让我害怕的笑容。我吓懵了,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看着王老师站起来,对跑过来的哥哥说他没干什么,就是有点担心我,所以过来看看。王老师这么说的时候,还转过头看向我,朝我笑了笑,还想要摸我的头,我很害怕的往后躲,这时候跑过来的哥哥也挡在了我的面前,一手打开了王老师想要摸我头的手,护着我,什么话都没有说。我躲在我哥身后,看到哥哥的手捏成了拳头,少年人的拳头捏的很紧,仔细一点还可以看到哥哥筋脉的绷紧,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哥哥表情很不对劲,就好像当初妈妈要打我时候,哥哥保护我时候的样子,不对!比那个时候还要吓人。
 还有王老师,他之前在教室教我算数的时候,很喜欢点我起来回答问题,可是他今天看我的眼神让我很害怕,就算我哥哥挡在我面前,王老师也借着他的身高,俯视我哥的时候冲我咧嘴一笑,我忘记了刚才我哥打我的事情,连忙抓紧了我哥的衣服,死劲的闭住了眼睛,觉得这样就可以看不到王老师了。等了一会儿,我听见王老师说既然我哥来了,他就不用操心了,还要我好好学习我是孤儿院里面他最喜欢的学生了。明明是表扬的话,可是我一点都不高兴,在我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这种排斥是本能给我的危险信号。王老师说完这些就走了,房门也被王老师带上了,这时候我哥才猛的回头,抓住我的肩膀,把我全身上下摸了一遍还不停地问我有没有哪里疼?问我王老师有没有碰我哪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反应这么大,只是呆呆的摇头,这时候我哥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我小声的问王老师为什么要来的时候,我哥却是突然站起来,猛的一拳头砸在我身后的粗糙的墙上。
 我被我哥突然的动作给吓懵了,呆在那里,看着我哥一拳又一拳的砸在毛毛糙糙的墙上,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又什么话都不说,从小到大我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哥哥,他锤墙的时候每一次都可以听到嘣嘣嘣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在墙上我却看到了血的痕迹。这个时候我立马反应过来了,连忙抱住我哥的手,开始哭喊,口齿不清的喊着哥哥你流血了,不要在打墙了。可能是因为我的阻止,我哥被我拉着坐在了床上,我一边哭着一边在枕头底下把自己的小手绢拿出来,给我哥哥擦干净手上的血,我问我哥疼不疼的时候,我哥又笑了起来,就好像刚才他没有那么吓人锤墙过一样,他对我说只要我好好的,他一点都不怕疼。顿时,我刚收住的眼泪又留下来了,我有些悔恨自己为什么要和我哥哥闹脾气,明明我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从小到大哥哥都在保护我。
 我扑进哥哥的怀抱,放声哭泣,一边跟我哥哥说对不起,一边说王老师好可怕,我哥拍着我的背,像小时候哄我睡觉一样,我在哥哥的安抚下,渐渐地平静下来,王老师给我带来的恐惧也逐渐消失。这个时候我哥又说他谢谢我给他出头,也给我道歉说当时不应该打我的,可是如果不打我的话小朋友都会不满意,老师他们会发脾气,然后就会赶我们走,以后我们就会没地方住了。听了我哥的解释,之前哥哥打的是我彻底不生气了,是我不好让我哥为难了。我答应我哥,以后要是打架绝对不会在老师面前打,这么说了以后,我哥还夸我聪明,我很高兴的抱着我哥,在他的怀抱之中慢慢睡着了。再后来的每天晚上我都偷偷的起来,看见我哥还睡在我旁边,我才真正的安心了下来,肯定我哥没有和院长阿姨睡觉,也有了底气,以后他们要是再说我哥陪院长阿姨睡觉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否认回去。
 可是,直到这件事过去了两个多星期,在我终于安心了,晚上不会起来看我和还在不在的时候,处于睡梦中的我,迷迷糊糊听见吱的一声,门被打开的声音。我揉了揉眼睛坐起来,以为是我哥从外面进来,从而疑惑的喊了一声,哥?没有人回答我,那个黑影一点点靠近我,鞋底踩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他不是我哥!有这么一个想法的我,立马是往墙的角落缩了缩,死死的盯着那个黑影。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这个黑影轻轻的笑了一声,他说,你哥已经去院长房间了,珠海侦探取证调查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是王老师!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知道是教我算数的王老师。我有些害怕的往后退,抱着被子朝王老师说道,王老师我要睡觉了,现在不用上王老师的算数课!我刚说完,王老师就到了床边,猛的一下,很大的力气把我的被子掀开扔到了一边,他抓住了我的脚,一下子就把我从角落拖到了他的面前我拼命的尖叫反抗,喊我哥哥也没有办法阻止王老师的动作,王老师扯着我得手脚,把我压在身下,用我非常不喜欢的声音说,乖一点,老师会好好疼你的。
 王老师干燥的手掌很大,摸着我的脸很扎手,还一边呵呵的笑着说,花怜就是花怜,惹人怜爱的小花朵,老师注意你很久了哦!要不是你哥哥老师早就来找你了……我不明白王老师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我哥跟我说过,除了哥哥谁都不可以碰我的身体。我尖叫的喊哥哥,还挣扎着手脚,虽然没有王老师的力气大,可是也让他分心去按压我的手脚,我看见王老师在自己脖子上一扯,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条布带子,他单手就把我的两只手抓住,然后举过头顶,把我的手绑了起来,让我没办法挣脱和乱动。他的腿又压住了我的腿,我彻底没有办法乱动的时候,王老师开始急躁的凑到我脸上亲我,然后又开始咬我得脖子,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着他整个脑袋在我的脖子上乱动,心一狠一口咬上了王老师的耳朵。听到王老师惨叫的声音,我立马更加用尽的咬着,我嘴里都有了铁锈的味道,这个时候,我得脖子却是被掐住了,王老师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珠海侦探取证调查我喘不过气来,没有力气将王老师的耳朵咬掉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